辽宁省妇联
无障碍浏览

直播带货是破产大佬的“救命稻草”吗?

信息来源: 发稿编辑:妇联管理员三 发布时间:2023年12月25日

  又有破产大佬入局直播行业。

  11月5日,李厚霖在抖音开始自己的带货首秀。在成为带货主播前,他有一个更著名的身份:钻石机构HIERSUN(恒信)的创始人。一手打造了HIERSUN(恒信)、I Do、ooh Dear、恒信钻金殿4个钻饰品牌。其中I Do最被人熟知。

  从“钻石王老五”到“被执行人”,李厚霖大起大落的人生在今年9月重新起航。他注册了抖音,开始带货,11月5日首场直播带货销量超1000万,为此他泪洒直播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是你们改变了我的余生,让我重新能够再活一次。”

  近两年,各领域破产大佬如同下饺子一般,全都扎进直播带货这条红海。当下,消费者连双十一都懒得过,直播带货真的能给他们续命?

  首场直播带货销量超一千万,钻石大王名不虚传?

  在恒信玺利申请破产重组8个月后,李厚霖在自己的抖音账户发布了第一条视频,回应公司状况。

  李厚霖特意选在同事全部下班后的11点录制这条视频,视频里他自责没有掌好I Do的舵,辜负大家的期待,但他决不放弃,砥砺前行。

  视频评论区有前员工留言支持,称“虽然I Do还欠着工资没发,但在I Do工作的5年是开心温暖的”“从I Do离职,但品牌很温暖,对员工的福利很好”“在I Do工作15年,哭过笑过……让我们先苦后甜顶峰相见”。

  10月21日,好兄弟汪小菲特意开了一场“菲李莫属,I Do与你相约”的直播专场,直播品类都是以I Do旗下钻戒、项链等首饰为主,李厚霖作为嘉宾出镜,直播间里有说有笑,这是李厚霖参与的首场直播带货。

  11月5日,李厚霖开始个人首场直播,带货品类以钻石、珍珠为主,从上午10点播到晚上11点。直播间里,李厚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要和公主们说几句话……是你们改变了我的余生,让我重新能够再活一次”。

  11月10日上午10点至11月11日零点,李厚霖再次进行“老BABY严选”直播,直播间品类主要为珍珠、钻石、金饰,标价最低的是一枚139元的珍珠胸针,最贵的是一条22999元的珍珠项链。

  李厚霖直播带货其实酝酿已久。早在今年夏天他就曾出现在汪小菲的直播间,称要“学习一下”,当时汪小菲正在带货麻六记。或许是这次学习,让李厚霖决定入局直播带货。

  但真正开启直播带货后,李厚霖的带货频率并不高。从10月12日开始第一场直播后,他已经进行39次直播,其中带货直播仅有11月5日和11月10日两天共9场,其余直播都是和“厚爱公主”们唠嗑、分享工作生活。

  李厚霖很讨巧,他的选品都是以珠宝首饰为主,清楚自己直播间受众以女性为主,所以他把来观看直播的粉丝称为“厚爱公主”,给自己的称呼又是当下称呼有钱老头时比较流行的“老baby”。

  别管“公主”们会不会真的下单,“老baby”带货前后都会来两场“谈心”唠嗑,如此诚恳的态度,再加上直播间的选品漂亮、精致,多多少少是会吸引人驻足观看的。

  从去年I Do被爆欠薪、裁员、供应商维权困难等丑闻后,其母公司恒信玺利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今年年初更是直接申请破产重组。7月14日,李厚霖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本人名下房产被拍卖,股权被冻结。

  从在汪小菲直播间参观学习,到以嘉宾身份参与直播带货,再到正式开始带货,很难说李厚霖是不是把直播当做一根挽救他事业的“救命稻草”。

  少年创业,成为“钻石王老五”,全靠女明星?

  9月25日,李厚霖在抖音发布一条两分钟的视频,回忆了自己30年的创业历程。

  1995年,还是一个青涩小伙的李厚霖来到北京逐梦,一次偶然的机会进入珠宝行业。工作4年,积攒下不少经验和财富的李厚霖决定拿出所有积蓄开始创业。

  1999年,李厚霖在北京最好的商业街开了一家恒信钻石专卖店。占地1500平方米的“钻石宫殿”一开业就轰动全国,更是吸引国际钻石协会会长亲临现场。

  少年意气风发还是败给现实,恒信钻石开店没多久就亏损严重。“你们能想象,在25岁的年纪,每天睁开眼就亏损几十万的感受吗?”

  痛定思痛,李厚霖决定砸店重来。20多天后,一个全新的恒信钻石商店出现:1/3销售钻石珠宝,1/3展示钻石文化,1/3提供服务。到他30岁的时候,全国已经开设了6家恒信“钻石宫殿”。

  因此,李厚霖也有了一个“钻石王老五”的称号。

  2006年,一组行业数据给了李厚霖新的商业启发:中国每年有近1000万对新人结婚,因此产生的消费达2500亿元,而这些新人中76%的人会购买钻石。

  于是李厚霖又抓住风口推出婚戒品牌I Do。据介绍,“I Do”源自婚礼的誓言,代表着步入婚姻殿堂的爱侣对于爱情忠贞不渝的承诺,是最神圣的爱情宣言。“一句‘I Do’,婚戒滑入无名指,自此以爱为名,相守一生。”

  为此李厚霖在营销上下足了功夫,又是找陈小春、应采儿这种恩爱明星夫妻做代言,又是频繁植入婚恋影视剧、综艺。

  2007年,I Do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开了近1000家门店。2008年,I Do母公司恒信玺利获得红杉资本的9000万A轮融资。同年李厚霖成立“I Do基金”参与公益事业。2015年,恒信玺利成功挂牌新三板。

  但之后几年,I Do在珠宝行业没有了当初的风头,渐渐被DR这种更会讲品牌故事的钻石品牌替代。再被大家关注就是2022年爆出欠薪、裁员、供应商维权困难等丑闻。

  这是李厚霖的创业史。但在吃瓜群众眼中,与女明星的恋情才是他创业路上的“东风”。

  2000年,李厚霖通过“钞能力”追到了歌手周艳泓。当时周艳泓凭借一首《又见茉莉花》红极一时。

  两人确定关系后,周艳泓从不避讳与男友相关的话题,也佩戴过不少恒信钻石的饰品为其免费打广告,恒信钻石的名声则更上一层楼。周艳泓曾一度有和李厚霖结婚的计划,但这段恋情最后还是以分手结束。

  后来李厚霖又开始追求演员秦海璐,两人相恋4年,李厚霖曾送上50颗粉钻作为求婚礼物,称这代表50年金婚。结果转头就与相识仅33天的李湘闪婚,2006年两人又宣布离婚。

  过了很多年,秦海璐才在节目中坦承,自己确实被这段往事伤到了。

  与周艳泓、秦海璐、李湘三位女星的相恋,是恋爱也是炒作,而她们都曾公开佩戴过恒信钻石,无形的为恒信钻石进行宣传,这对当时的李厚霖和恒信来说更是利大于弊。

  尽管李厚霖有着不凡的经商天赋,但不得不承认,与女明星们几段波折的情史确实让李厚霖和他的钻石品牌更为人熟知。

  直播带货不是所有破产大佬的“救命稻草”

  “破产大佬靠直播东山再起”这个剧本我们并不陌生,这些年不少商业大佬都上演过。

  最早下场的罗永浩甚至靠着直播带货一度逆风翻盘。

  2019年,因为经营不善,老罗欠下6亿债务。之后这一年他为了还债反反复复进行创业尝试却都出师不利,从聊天宝到电子烟再到鲨鱼皮,这个曾经的“理想主义创业者”变成大家口中的“行业冥灯”,干一行垮一行。

  直到2020年,罗永浩宣布入驻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当时直播正是“猪都能起飞”的风口时刻,抖音需要一个带货主播进军直播行业分一杯羹,罗永浩需要一个来钱快的途径,所以“交个朋友”出现了。

  4月1日,罗永浩开始自己的首场直播“(基本上)不赚钱交个朋友”。直播间气氛尴尬,罗永浩既不会讲品,又不会带气氛,甚至连优惠机制也搞不明白,一旁的专业助播救都救不回来。即便首场直播频频“翻车”,但还是卖出1.1亿的销售额,不少网友戏称“谁说直男没有购买力”。

  此后罗永浩一边直播,一边参加综艺节目,努力赚钱还债,还自我调侃还完钱要拍个纪录片就叫《真还传》。

  2022年,有媒体爆料罗永浩被执行人信息清零,之后将离开“交个朋友”。同年6月基本还清债务的罗永浩,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原抖音账户“罗永浩”改名“交个朋友直播间”,他的微博也被“交个朋友”公司接管。

  6月12日,罗永浩在微博宣布退网,“再次埋头创业”。此举被网友视为《真还传》迎来大结局。

  但真的大结局了吗?也没有。

  今年9月25日,据科创板日报讯,已有12个主体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以罗永浩为被申请人的仲裁申请,涉及5.8亿元的锤子科技基金投资款。

  靠两年直播带货还完6亿的老罗已经开启新领域的创业,如今又新增一笔近6亿的巨债,《真还传》的大结局还遥遥无期。

  至少罗永浩靠直播带货完成《真还传1》,直观的让大家感受到直播带货是个巨大的掘金场,也成为一些人的“救命稻草”,所以俞敏洪才毅然决然地带着他的新东方团队转型带货主播,张兰在折腾了美食号、贵妇生活号后,最终靠着流量、话题和“永不服输”的坚强老母亲形象开始带货。

  在李厚霖评论区留下“企业家就是永不躺平”的李亚鹏也是其中之一。转型成商人以后,李亚鹏一直在践行这句话,永远失败、永远创业、永不躺平。

  1998年,从中戏毕业后的李亚鹏凭借《将爱情进行到底》红遍大江南北。成功跻身国内当红小生后的李亚鹏转头就投身互联网创业,开了一家名叫“喜宴”的网站,然后火速失败。

  2000年,李亚鹏拍完《笑傲江湖》后寻摸着要办一个期刊《婚礼》,结果刊号出了问题不仅没能办起来,反而倒赔200万。

  2001年,李亚鹏开了个文化传媒公司,结果被人举报又失败。隔年,他凭借《射雕英雄传》再次爆火。

  做演员越来越火,李亚鹏心里的商人梦也越做越大,之后几年他陆陆续续在影视、文化、地产、餐饮、娱乐等行业进行投资,今年6月还宣布要进入电动车行业。

  投资电动车能不能搞出名堂不知道,但10月17日,“李亚鹏被限制高消费”的消息冲上热搜。

  这倒也不是件新鲜事。2013年,李亚鹏与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在丽江合作打造一个雪山艺术小镇,但小镇开盘后无人问津,资金链告急。2015年泰和友联向李亚鹏索要4000万赔偿,李亚鹏拿不出钱就只能一拖再拖,被多次列为“失信人员”后,直到今年被限制高消费。

  今年4月,李亚鹏曾在微博回应过一次这笔4000万债务,洋洋洒洒写了几百字,最后给自己直播带货引流:“没有什么是一杯茶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行咱就喝一壶。”

  从去年开始,李亚鹏就直播带货,品类主要以茶为主。李亚鹏的抖音视频也大多与“茶”有关,偶尔穿插几条和妻女的温馨日常或者充满人文气息的文化视频。带货成绩虽然算不上好,但因为有着名人效应,也不算太差。其抖音橱窗里标价998元的茶叶也卖出去300多单。

  但反复折腾许多年,李亚鹏给人留下的印象就是任性地打翻老天爷递来的饭碗,然后干啥赔啥。虽然不至于破产,但好像永远都在失败的路上。

  近几年,我们熟悉的带货一哥一姐们频繁陷入舆论当中,直播间的玩法套路也变化莫测,甚至有人认为直播经济的风口将过。但至少在当下,直播作为最赚钱的行业之一,越来越多的人下场直播带货开始自己的掘金之旅,也有人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神话。

  至于直播能不能救得了这些破产大佬们,我想答案其实因人而异。曾经创下商业神话的大佬们在进入新领域时,如果想再创辉煌,那必然不能按照旧套路写新剧本。

  但这些纷纷入场直播的大佬们,人生跌入谷底又不断努力寻找翻身机会的经历告诉我们,只有努力才能重获新生。

  就像李亚鹏在李厚霖首条视频下写下的那句评论:“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就是永不躺平。”

  • 来源:《花样盛年》杂志社
Baidu
map